《重生七零,穿成我那早夭的大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赵茹,王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七零,穿成我那早夭的大舅

小说:年代

作者:井盖玉

简介:三十岁的赵茹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设计奖,没想到刚接过奖杯,意外发生了…恢复意识的赵茹发正在水中扑腾着,比这更悲催的是她穿成了叫王建国的男子。只是这名字怎么如此耳熟?赵茹看着眼前四十出头的姥姥、一脸稚气的母亲。穿成了自己前世早夭的大舅?赵茹带着一生产队的老弱妇孺,撸起袖子加油干,力气活不行咱就用脑子,种地不行咱就种果子。(没有金手指,女穿男,独立自强建设美丽乡村。欢迎各位读者大大收藏,感激。)

角色:赵茹,王虎

重生七零,穿成我那早夭的大舅

《重生七零,穿成我那早夭的大舅》第1章 重生七零免费阅读

舞台上灯光璀璨,身着玫瑰红晚礼服的主持人拖着长长的裙尾走上主持台,一束橙色的暖光照在她身上。

“接下来将是今晚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有请我们的年度最佳女装设计师得奖者赵茹上场,有请!”

灯光一阵闪烁,停留在一位面庞白皙,头发高高盘起的女性脸上,随着她起身,灯光一路跟随到舞台中央。

简洁的剪裁,抹胸的设计,湖蓝色的齐臀裙把赵茹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瑕,她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杯,双手捧住奖杯,手指轻轻颤抖,眼角微微泛红。

她一只手轻轻扶着话筒,另一只紧握着奖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克制住万分激动的心情。

“感谢主办方,感谢我的小伙伴们,今天站在这里,获得这样的荣誉是对我过去的认可,也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奔向更美好的未来,还要感谢我的姥姥”

突然,赵茹感觉身体失去了平衡,在不断下坠,眼前一黑……

舞台突然塌陷,引发现场一阵兵荒马乱。

“昨日,在东城体育馆举办的时尚颁奖盛典现场发生舞台坍塌事件,造成3名人员受伤,最佳女装设计师得奖者伤势过重,还在抢救中,目前事故起因还在调查中,东江电视台报道”。

——

1977年,8月,柳树林

柳树林村位于鄂西北,长江中下游领域,这一年的梅雨季节持续到8月仍然时不时淅淅沥沥下起小雨,这时的小河水位已高出一倍。

赵茹的胸口像被碾过一样,喘不过气来,两条腿麻的仿佛不是自己的。

赵茹眉头紧皱,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却睁不开眼睛,就像被掐住了喉咙,张开嘴呼吸,却呛了一口水。

急流的河水翻滚着,咆哮着,拍打在赵茹的脸上,她使劲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河水中,幸运的是,被岸边倒下的流水挡住了,才没有随着河水继续向下游飘去。

她抬起胳膊抱住树干,树随着河水晃了晃,小树身躯太瘦小,所以被风和大雨冲到河水中,仅剩下一点点树根勉强连着没被冲走,但随着赵茹动了下,也有向下飘去的趋势。

赵茹已经无法思考为什么上一刻还在领奖台上的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大雨淋的她几乎无法睁开眼睛,双腿麻的动不了,浑身没有力气,只能靠着双手抱住树干一点一点靠岸边挪动。

水流疾驰,小树摇晃着仅仅四处晃动,挪动了大概十步,赵茹双手伏在岸边,这时的河边土壤松动,她不敢在岸边长待,只能咬着牙匍匐爬行。

爬了大概十多米远,才翻身躺了下来,这一挪一爬,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赵茹闭着眼睛躺在泥泞里,还没发现身上的异常。这双手关节分明,比赵茹自己的手大出一倍,手掌还算细腻,中指左侧有着一层茧,一看就是经常写字的手。

缓了几分钟后,雨越下越大,躺着不是办法,赵茹起身的时候发现右腿裤子被划破了,长长的一条口子,伤口被泡的泛白,幸好伤口只有手指头长,还不影响走路。

抬起手擦掉脸上的雨水,用手挡住,准备找个挡雨的地方,突然发现这手、这腿都不对。

双腿修长,穿着藏蓝色的裤子,裤腿上缝着大大小小的补丁,头发不过半寸长,赵茹盯着手掌看了好几遍,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手不是自己的、腿不是自己的、连性别也不是了……

眼下只有先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说不定这就是梦一场,赵茹安慰自己道。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出现一个破旧的小房子,赵茹走上前准备敲门,却被门槛绊倒,门并没锁上,吱呀一声,整个人都摔进屋里晕了过去……

——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别念珍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是觉得心里发慌。

因为连着下雨,大队饮水的沁水坑(泉眼)被山水上落下的石块和泥沙堵住了,因为连着阴雨天气,刚收完的稻谷堆在粮仓暂时没法下地,王虎便跟着大队的青壮年去山脚清理落石。

柳树林村依山傍水,在这个物资缺乏的年代,可以说是难得的居住宝地,天干旱涝都不受影响,除了地里的粮食,山上也有不少吃食可以果腹,当然这些除了居住的地理环境好,也离不开村里人的团结和勤劳。

整个大队二十多户人家,有大部分姓柳,剩下的王、沈、谭三家各两三户人。一共不到一百口人,归清河公社管。

雨越来越大,忽然一个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半个村,也照着山脚下正在清理砂石的王虎等人。

借着闪电的光,王虎看到顺着山体斜度不停的在流下来的雨水掺着越来越大块的石头,心感不妙。

“大家赶紧拿着工具,饮水的事情等明天再想办法,这雨越来越大,就怕落下大石头。”王虎拿起铁锹招呼着。

泉眼处围着七八个人,正在奋力地把碎石拾起丢进箩筐,外围的四五个人负责运输箩筐,眼见着快要清理到出水口,队长柳大山不想放弃,“再挖几下,一刻钟就可以清理完。别看这雨水大,顺着河流下去的,这掺着沙子也不能喝,还指着从这挑水喝。”

“山上滚下来的石头越来越大块,就怕山上的树扎根不够深,万一……”王虎试着说服大家,但是他也知道柳大山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抓紧清理,喝水是个问题。

“哪来那么多破事,你爷爷我太爷爷都在这山水埋着,他们还能看着我们被水冲走?”山上埋着的基本都是村里去世的老人。

“是啊,祖宗保佑”。

柳大山是队长,他都开口说要继续挖下去,也不再有人反对,大家趁着换手的时间,对着下方的山腰拜了拜,就赶紧接上手里的活,继续清理石头。

突然传来震天的响声,脚下的地也晃动起来,王虎跌坐在地上,抬头看见铺天盖地的树干夹着石头从山坡上冲下来,瞬间淹没了河流,泉眼也被彻底盖住……

轰隆的响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这时雨水也停了下来,不知道是从谁家开始的哭喊声,接着安静的村落充满了凌乱的声音,叮嘱孩子们关好门,老人和妇女朝山脚跑去。

                           

原创文章,作者:井盖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canewave.com/books/4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