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石小方

简介:(无cp)宋悦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朝代,有了一个痴傻的美女阿娘。这个阿娘虽然看着傻呼呼的,还很粘人,但对宋悦十分疼爱,事事都将她放在第一位。母女俩本是住在一个靠山的村庄里,靠着打猎与行医卖药为生,但是没想到一场瘟疫引发的种种事件,使得两人不得不逃离村庄,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修真者的城镇。被认定为“凡人”的母女俩,靠着这层身份的掩护扮猪吃老虎,在各种秘境巧取各种天才地宝,暗地里提升修为,直指飞升大道。

角色: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第1章 独自在家免费阅读

“阿娘,我要去风眠山上看一下,上次发现的板栗树应该落果了,你在家乖乖的啊,不要出这个房间知道吗?”

宋悦背着半旧的竹编背篓,仔细叮嘱正吃得满嘴桂花糕的女人。见糕屑落在她的前襟上,便伸手帮她拍去。

被称作“阿娘”的女人神情单纯若幼童,一手拿着桂花糕,一手牵着宋悦的裙摆。

不知是否听懂了宋悦的话,她重重点头:“不出门,阿娘不出门,乖乖的。”

女人看样貌不到三十岁,乌发凝脂,窈窕匀称,虽然裙布荆钗,未施粉黛,却仙姿玉貌,如九天仙女下凡尘,只可惜神志痴傻,不辨是非。

这女人正是宋悦的傻阿娘宋茵。

“我大约两个时辰左右就回来了,今早下雨路滑,叶子上雨水尚在,你不好跟我去,在家等我,谁来找都不要开门,知道吗?”

宋悦见她没反应,以为是被糕点噎着了,赶忙给她倒了杯水,小心地喂给她。

一半的水进了嘴巴,一半却顺着莹腻的脖颈滑下浸湿前襟。

她娘真是个大美人,宋悦再次感叹道,她都看了十几年了还是经常被惊艳到。

赶紧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小心地给她擦干,看着只会傻笑的母亲,又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出门呢?”

但是又不能不去,那颗板栗她盯上好久了,要是落地久了估计都被虫蛀光了。

虽然家里的存钱还剩有很多,存粮也充足,但谁也不嫌家中的余粮多不是。

“宝宝,吃。”见宋悦不说话,宋茵以为她也想吃糕点,作势要将吃剩的糕点塞进她嘴里。

宋悦赶紧拉下她的手:“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见她不肯吃,宋茵满脸失落,扁着嘴巴,仿佛下一刻就要掉下几颗泪珠。

“好好好,我吃,我吃。”宋悦怕她真的哭,赶紧从她手上掰下一小块糕点,塞进嘴巴里。

其实她不喜欢吃这些糕点,太甜了,腻得发苦。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什么样的精致糕点没吃过,怎么会喜欢这些粗糙的东西。

她前世是一个普通小医生,每天勤勤恳恳工作,没什么大本事,也没有什么亲人,因为一场车祸凭白来到了这里。

刚一睁眼就看到满地死人,整个现场还没躺下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还在襁褓中的她,另一个是拿着尚在淌血的大刀的娘亲。

本以为自己穿成了大佬或女魔头的女儿,没想到她娘亲竟然是个傻子。但好在她阿娘虽然时傻时疯,却一直没有丢下她,就是养孩子的方式有些吓人罢了。

多亏了自己命大,不然按照她照顾孩子的方式,不可能活到十五岁。

“好了,我不吃了,我要出门了,再拖延晚上下山会很危险的。”

见她阿娘还想往她嘴里塞桂花糕,赶紧按下她的手。

“不许哭,你要是敢哭我今晚就不给你做饭了。”

眼看着她又要变脸赶紧威胁她。

看了眼天色,已经没有阴云,今天应该不会再下雨了。

“宝宝。”

“我走了,你不要跟来。”

宋悦手拿着镰刀锁上家里的大门,又用力推了推,确定已经锁上,一般人无法进去后才稍微放心。

当初买这栋房子就是因为这里靠山,上山采药方便,走上个一刻钟就到山脚了。

风眠山的山脚都被风眠村的村民搜刮好几遍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能入口的东西等着她。

只有到半山腰以上才会有些猎物或者野果,但危险也相应增加了好几倍。

她们刚搬来的时候本来山上还有好几只大老虎,村里的几个老猎手都进了它们肚子,把村里本就不多的几个猎户都吓得换了营生。

那时候,村里人路过这座山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老虎会突然下山吃人。

官府怕更多的人受害,赶紧贴出告示禁止入山,还悬赏捕虎英雄。

宋悦自然没那能力敢垂涎赏金,但有一天她卖药回来,看到家里整整齐齐躺着三只大老虎和两只小老虎,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正围着她蹦蹦跳跳的阿娘,宋悦忍不住扶额,怎么都想不通她是怎么跑到山上去,又是怎么把这些老虎扛回来的。

她正头疼的时候,官府直接带着赏金上门,扛走了几只老虎。原来她阿娘扛着大老虎回来的场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一传十十传百,连官府都知道了。

当时整个镇都轰动了,她家附近接连好几天都围满了人。村里有几个混子见她们孤儿寡母,心中都曾起过些龌龊想法,但见人家一下打死五只老虎,吓得都不敢从她们门前走过。

风眠村有一个疯癫的打虎妇人这事儿,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太丰镇。

宋悦捡了一根细长的木棍,一边走一边用力拍打两侧的灌木,驱赶里面可能躲着的虫蛇。

还有些湿软的山路着实不好走,一路上来她已经滑倒好几次,原本干净的衣服现在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样了。上山前梳得整齐的头发也被树枝刮得乱糟糟。

原本路就不好走,还要时不时地停下来采两棵药,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药,但都是治疗外伤的,一般急用较多,备着总能用到。

这山她带着她阿娘都上来好几遍了,普通草药挺多的,但是像什么人参、灵芝之类的压根没见过。

要是有也早被村里的猎人挖走了,人参和灵芝这两种名贵药物,大概样子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不可能等着她捡便宜。

但这番辛苦还是值得的,看着一地的板栗球宋悦十分满意地点头,不枉她等了一个多月。

野生的板栗球个子较小,外层的刺也比较硬,掉下来的有好些都没有裂开口子,还有很多明显还没有长成就被风雨打下来了。

她把背篓放到一旁,拿着木棍将一地的板栗挑到一起,堆成一堆。

这些板栗外壳不好带回去,她打算把外壳剥开只把里面的果子带走。

将背篓里的草药倒出来,拿出里面的镰刀。

“砰。”用力砸开板栗球的侧边外壳,小心地避免伤到里面的板栗。

见里面深棕色的板栗露出来,小心地又砸下一刀,将板栗完整地挑出来,扔到背篓里。

一个、两个、三个……

镰刀捶打地面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山间,把很多胆小的动物吓得躲在巢穴里不敢露面。

一大堆的板栗球打出来只有小半筐板栗,但好在品质还不错,回去后煮熟晒两天,又甜又糯又好剥开,阿娘这几天的零食就有着落了。

将剩下的外壳收拢在树根底下,这样树上的再落下来,就不会和其他外壳混在一起了。

她将倒在一旁的草药重新扔进背篓里盖住里面的板栗,这才放心地背起背篓下山。

下山也不容易,但比上山用的时间要少一些。

到了山脚下,正巧碰到下地回来的两位同村的嫂子。

“周生嫂子、周林嫂子,你们回来了,今天是去割稻吗,今年收成应该不错吧?”

她远远地高声和她们打招呼。

“哎呀,是悦丫头啊,和往年差不多,就能糊个口。”

看到是宋悦,周生嫂笑答,这满面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今年是仅仅“就能糊口”的状况。

“悦丫头,你别听她的,她家的稻谷今年多得都没地晒,刚刚还问我能不能借我家院子给她晒两天来着。”

周林嫂一点不给周生嫂留面子,直接拆穿她的说辞。

“你这人……”周生嫂见她拆台,作势要打她,被周林嫂三两步躲开了。

“收成好是好事,就是这阵子气温有点高,当心中暑,出门记得带上我给你们配的解暑凉茶。”

“都带着呢,你放心。”周生嫂连连保证,还把装着凉茶的竹筒拿出来给她看。

宋悦见状满意地点头,“那就好,有什么事来我家找我就好。我阿娘一个人在家,着实不敢放心,就先回去了。”

“好好,回去吧,过几天我家煮花生再给你拿点。”

宋悦挥挥手,表示知道,径自加快步伐赶回家。

看着逐渐远去的秀影,周生嫂可惜的感叹:“这姑娘真是不错,人美心善还会医术,娶回家当媳妇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周林嫂杵了她一下,“那你给你家周生去谈回来呗?”

周生嫂撇撇嘴,“这我可不敢,要是真的谈回来,有天他们夫妻吵架,宋悦娘能把我儿子的头拧下来哄她闺女开心。”

“哈哈~这还真像宋悦娘会做的事。”想起宋悦那个凶残的娘,周林嫂捂嘴直笑。

等她宋悦回到家,见大门还是关着的,锁也没有坏,这一路上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阿娘,我回来了。”

她一边开锁,一边朝里面喊。

话音还没落,“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撞上了大门。

紧接着大门被粗暴地往里拉,但锁还没打开,锁门的链子都被拉的绷直了。

“你不要着急,我在开门了,不要拉,刚换的锁不要拉坏了。”

眼看新换的锁又要被拉坏,她赶紧安抚她娘。

“宝宝。”

她刚开锁,门就被拉开了,眼前一黑,她连人带背篓,直接被宋茵像提溜小鸡仔一样提进院子里。

“宝宝、宝宝……”

脚刚落地,宋茵直接抱住宋悦,嘴上委屈地一直唤她,像是控诉独留她一个人在家。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我带回来好多板栗,待会儿给你蒸板栗吃。”

牵着闹脾气的阿娘,宋悦耐心地哄她。

“不吃,我要宝宝。”刚被丢下的宋茵已经不是用一点吃的就能哄好了,她瘪嘴,眼看又要落泪。

“好好好,来,给你牵着我的裙摆,我就走不了了。”

宋悦对于自己阿娘的脾气已经是相当了解,哄起人来一点都不为难。熟练地拉起自己的裙摆放进她手里,让她跟在自己后面。

拉着她阿娘到小厨房,将背篓放下,先拿出草药放在一边,再把板栗倒到竹筐中晾晒。

等晒一两天,水分减少后板栗会更甜。

接着整理带回来的草药,将里面的杂草枯木去掉。

宋茵拉着宝宝的裙摆,跟着她进进出出,开心不已。

“咔嘣”

正在整理草药的宋悦听声音猛一回头,只见她阿娘一手抓着她的裙摆,一手抓着一把板栗往嘴里塞。

成熟的野生板栗是很硬的,但她阿娘牙口实在太好,连壳带肉一起已经嚼了好几个。

她赶紧掰开她的手,抢救出剩下的几个。

“我的。”看着空空的手,宋茵委屈控诉。

“不是这么吃的,要剥开。算了,你也不会,还是我来吧。”

抓了几把板栗放到地上,拿出菜刀在一个个板栗上开一个小口。她打算先给她烤几个解解馋,开口再烤容易剥皮。

往灶里添了两把细柴,把板栗一个一个埋在细柴下。

“阿娘,来,往里面加把火。”

宋悦指着细柴,嘴里模拟火烧的“呼呼”声。

宋茵马上明白她的意思,素指一指,那堆细柴腾地燃烧起来。

“你说你又有异能,相貌又十几年没有变化,是不是就是小说中写的修仙者啊?”

宋茵不懂她在说什么,只会盯着宋悦傻笑。

“可是傻子也能修仙吗?还是你原来是不傻的?”

阿娘的本事已经远远超出了武林高手的范畴,她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的穿越到了可以修真的世界。但她早些年和阿娘一起游历数国,一直没有打听到哪块地界是有仙人的,虽然各种关于修仙的故事没有少过,但真正修仙的人她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宝宝,吃。”宋悦的思绪被她娘亲打断。她不知道怎么地又从哪里抓了一个板栗就要塞给她吃。

宋悦拉下她的手,没收了她的板栗,不顾她的委屈直接把板栗丢回竹筐。

那堆细柴已经烧完,宋悦挑出埋在下面的板栗,板栗见已经开口,露出里面金黄色的果肉,显示这些都已经成熟了。

没有成熟也没关系,生的也能吃,反正她阿娘什么都吃,口感这些细节问题不需要太在意。

将剥好的板栗放到一个碗里,再把碗塞进她手中。

宋茵低头一直看着金黄的板栗仁,像是在奇怪这个东西怎么和她刚刚看到的不一样。

见她的注意力都在板栗上,宋悦趁机抽回了自己的裙摆。

到客厅里拿来两个矮凳,将宋茵按在其中一个上坐着,她自己拿一个到旁边继续整理草药。

今天她采回来的大都是夏枯草,八月正是其枯黄采集之际,她最近已经收了很多了,等去除杂质晒干,可以用于解内热去肝火。

专心将草药中的枯叶杂根去除,多余的泥土也去掉,有些杂草混在其中也被她挑出……

等她收拾好这堆草药,她阿娘的板栗也吃完了,这会儿正偷偷磨蹭过来要靠在她身上。

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今天院子里没有晒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只有两个实木架子。

她家是外来的,在风眠村没有田地也不养家禽,只能靠打猎和给人看病为生。

回头看了眼把额头抵在她后背上的娘亲,轻轻往后仰了仰,示意她自己要站起来了。

“我要去做饭了,晚点再陪你玩啊。”

宋茵见她要走,捡起她的裙摆继续抓着,她去哪里就跟着去哪里。

利落地淘米煮饭,带着宋茵到地窖切了个腊鸡腿,加上土豆简单地炖了个荤菜,又到后院割了一丛韭菜回来做了道韭菜煎鸡蛋。

夕阳西下,余晖慢慢消散,宋悦家的客厅亮起油灯,成了附近唯一的光源。夜色笼罩整个风眠村,夜,已经到来。

                           

原创文章,作者:石小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canewave.com/books/4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