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料女王后不小心成了影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黑料女王后不小心成了影后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宣沫

简介:「娱乐圈+双强+虐渣+电竞」话剧界标杆人物萧以衾因舞台事故受伤,醒来后竟然变成了跟她同名同姓的娱乐圈演技毒瘤。没办法,接的综艺得她去,接的剧得她演,恶毒养父母得她对付,喜欢的电竞选手得她追。可这拍着拍着,花瓶成了顶流影后;这忙着忙着,冒出了首富家人;这追着追着,妈粉把崽追成了男朋友。某天蒋观黎取得世界冠军接受采访“黎神,传闻影后萧以衾暗恋你数年”“她将我比作星辰,可她亦是我的明月”

角色:

穿成黑料女王后不小心成了影后

《穿成黑料女王后不小心成了影后》第1章 尬剧女王这次不尬了免费阅读

“咚!”

一声巨响。

舞台顶部重达二十斤的效果灯垂直下落。

灯下的女主角萧以衾(qīn)抬头,只觉面前一阵白光闪耀,再无知觉。

众人惊呼。

一间空旷安静的房间内。

萧以衾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睛一眨也不眨,要不是胸腔还在起伏,经纪人阮玲差点没忍住再去把私人医生给叫来。

“以衾,你别想太多了,这个角色定谁又不是石月说了算,还得今天试镜了才确定。”

阮玲犹豫半晌开口。

自家艺人昨天在圈内的聚会上被对家当头淋了一杯冰水。

回去以后就高烧不止直接昏厥,吓得她赶紧花高价叫来私人医生。

可是今天早上一睁眼,她跟疯了一样大吼大叫,一个人也不认识。

医生打了镇静剂以后她就躺在床上装尸体,一动也不动。

事实上,萧以衾的心中现在非常混乱。

她好像…

占据了别人的身体,还是她和同事口中“演艺圈泥石流”的身体。

那个跟她同名同姓,她引以为耻的萧以衾!

但是,刚刚这个经纪人说了什么?

角色?

都被叫“尬剧女王”了,还有导演找她拍戏?

萧以衾偏头看她,眼底竟然藏了一丝疑惑。

“什么角色?”

阮玲被她突然正常说话搞懵了,脱口而出:“就是《烟火》的女四。”

萧以衾瞳孔放大,直接坐直了身子。

“这部剧导演是王瑞元吗?”

阮玲又是点头。

“你看就是个女四嘛,我们斗不过石月有金主就不演这个上星剧了,我们回去继续当网剧的女一。”

萧以衾整个人思绪瞬间混乱。

《烟火》这部剧面向所有点赞科班人士公开招募演员。

她第一次见到花瓶萧以衾也是在这次面试会上,她仗着有实力面试的是更适合自己的女二号林晓。

花瓶没什么演技只能面试傻白甜女四号。

就在她以为这件事十拿九稳,她要从话剧演员正式变为影视剧演员那一刻,突然得到噩耗。

花瓶的死对头石月背后有金主,她不仅内定了女二号,还左右了导演的选择,原主也没有如愿得到女四号。

原来…

她不仅仅是跟原主换了身体,时间还倒退到了试镜这一天!

萧以衾激动的掀开被子,“经…阮姐,今天面试开始了吗?”

阮玲看了看时间,“下午5点才结束,现在过去还来得及,但是…”她盯着一脸兴奋的萧以衾停顿了一会,又道“你不怕石月又当众挖苦讽刺你了?”

萧以衾腰杆一直,充满不屑的开口。

“挖苦讽刺我?生活枯燥无味,牛马也配指点人类?”

石月跟原主同一个低成本网剧出道。

原主长相明艳美丽,是娱乐圈颜值天花板一样的存在,就算是演了一个啥也不会干的傻白甜女主流量也比石月高了一大截。

身为女二的石月不服,再加上背后又有人,原主的黑通稿被她买个不停。

至于花瓶的演技…观众们都说看完了能用脚趾抠出秦始皇陵。

萧以衾简单化了个淡妆就赶去试镜。

现场不剩下多少人,萧以衾戴着口罩低调入场。

王瑞元皱着眉坐在台下,台上是正在试镜的石月。

萧以衾混在人群中看着她表演。

试镜片段是骄傲如天鹅的林晓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在家独自喝酒。

一段感情如此复杂的戏…她竟然只会哭!

站着哭,坐着哭,甚至躺着哭。

她表演完一脸得意,看也不看王瑞元一眼,头发一甩转身下台。

萧以衾:我不理解…这是试镜哭丧实力派吗?谁哭的好,谁就有哭丧的活儿接?

其他演员好像也受到她的影响,一站上台去就开始哭。

怪不得…王瑞元的眉毛皱的能夹死苍蝇。

轮到萧以衾了,她按照惯例,上台前进行了十次深呼吸。

跟之前无数次的登台一样,她昂首挺胸。

脑子里都是关于林晓的故事。

她勇敢坚强,拒绝领导潜规则毅然辞职。

她文艺优雅,辞职后开一间小酒馆收集人间故事。

她有梦有理想,她想看遍世间所有繁华,可是这场疾病无疑是让她断了双腿。

萧以衾拿着剧组准备的道具红酒杯。

一个空荡荡的玻璃杯在她手中摇晃着,眼睛深处似有光芒,可是眼神却充满着不舍。

红酒杯里面没有红酒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她本该闪耀夺目精彩绝伦的人生…全都空荡荡的。

她好像看累了,手中的红酒杯被随意的丢到地毯上,咕噜噜的滚到道具沙发底部。

萧以衾蹲下身子抱紧自己,周身都是寒意。

她没有哭,只抬头看着窗外。

窗外…什么也没有,好像她的未来。

但是她的眼里亮亮的,好像看见了梦中的雪山、心中的草原、幻想中的大海。

她颤动着嘴唇,开口了,声音沙哑,好像隐藏着无数话语,可是开口时却才简单几句。

“为什么…”她喃喃的,好像在问天又好像在问自己。

“为什么会是我呢…”到这句时,眼里已经含上泪光,质问又无奈的感觉更加明显。

“为什么一切不幸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到头来我还是什么都没有!”

第三句是爆发点,可是萧以衾没有跟她们一样声嘶力竭大吼大叫,她压在自己心里,沉闷有力。

也压在台下所有准备看她笑话的人心上…

眼泪滴湿地面,也滴在所有人心

不可思议…尬剧女王…这次,不尬了。

王瑞元本来以为她是来搞笑的,没想到,看得他惊呆了眼。

旁边的编剧小妹一个劲戳她手臂,小声嘀咕着:“这姑娘是谁,素人还是演员,我就要她了就要她了!她就是我心目中的林晓!”

王瑞元又认真看向台上的萧以衾。

明艳美丽,大气动人,她的长相确实符合林晓,之前演技太拉胯只能演小白花,但这次…

王瑞元这次想赌一把大的。

表演结束,萧以衾又是一个深呼吸,习惯性的对着观众鞠躬。

抬起头一瞬间才想起来,她是萧以衾又好像…不是萧以衾了。

                           

原创文章,作者:宣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canewave.com/books/4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