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梦一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空城梦一场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九天玄色

简介:那晚周萌与觉得自己挺背,啤酒瓶口总是转到了她,同学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现在有没有对象,什么时候没了初吻,谈过几个对象,第一次还在不在……周萌与都拒绝回答这些问题,准备喝酒,却被景然和抢了酒杯,替她受了惩罚……迟庄从未和她表过白,却将她放在心底很多年,他怕自己耽误了她。他记得初次见到她时,他随口念了一句,风葬落红秋雨潇,魂梦难渡同心桥……

角色:

空城梦一场

《空城梦一场》第1章 我不干了免费阅读

微信群里消息震天,“好家伙,萌萌,你真的辞职了?”

“萌萌,你把老板炒了?”

“听说你掀桌子了……”

“果然是我们的萌萌,干的漂亮!!”

“……”

群里顿时噤声。

与此同时,一个饭友群开始热聊。

“靠,谁把老板拉到这个群里的。”

“我也不知道啊,还好我没发什么消息。”

“哈哈哈哈哈……”

群里热聊的老板,名字—景然和,身份很多,世界排名前五学校的留洋龟者,商界最年轻的钻石王老五,大学在职教授,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周萌与的前任。

周萌与看着群里的消息,其实她并没有像大家说的有掀桌子这类的举动,只不过是豪迈的说了句“我不干了”。

周萌与一脸惆怅的道,“我完蛋了。”

好友朱楚楚看着一脸蔫蔫的趴在桌上的周萌与笑了,“别怂啊,怕什么,不就是和他争了几句吗?读书的时候也没见你怂过,现在怕什么?”

“那不一样啊,读书的时候那是以前,现在可是事关我的钱途,钱途,你懂吗?”周萌与继续仰天长叹,一脸忧伤。

朱楚楚笑,“要不,我让周岸喊他出来喝两杯?”

周岸是周萌与的亲弟,是,亲的,亲弟和自家闺蜜在一起都快一年了,还是上周被她上次无意撞破,要不然,他们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和她说呢,按朱楚楚的话说就是,她老牛吃了一把嫩草,还是自家闺蜜的院子里的,这要万一分了,不知道的话,以后大家还好相见。

周萌与信了朱楚楚的话,这边还没咽下这个现实,结果另外的现实啪啪打了她的脸,那就是景然和归来,成了她的上级。

那边朱楚楚电话还没打,周岸的电话就过来了,“喂……”

“楚楚,景然和回来了。”周岸在那边说道,他还是在群里得知的消息,周岸爱打篮球,以前读书的时候,一翻身,一跳跃,帅气的投篮迷了不少小学妹,可是,常年占据篮球场的还有景然和的身影,两人都爱打球,又住附近,一个高一年级,一个低一年级,男孩子之间发展友谊总是特别容易,这二者占全,没有理由不成为朋友。

朱楚楚夹了一只小龙虾到碗里,开了外音,戴上手套剥起了壳,“嗯,知道。”

“我姐没事吧?”周岸在电话那头有些担忧,毕竟过去发生的事情周岸还历历在目。

“我有事儿。”周萌与替朱楚楚回答了周岸的话,她顺手捞走了朱楚楚剥好的小龙虾,叹息道,“我马上要失业了。”

朱楚楚:“……”

周岸听见周萌与的声音,有些惊讶,“你们在一块呢。”

“是啊,周萌与今天……”朱楚楚还想和周岸继续分享,被周萌与按住嘴巴,朱楚楚惨叫道,“周萌与,你手有油,拿开。”

电话切断,周岸在这头只听到一阵一阵的忙音,他顺手点开景然和的朋友圈,不出意外,更新时间还是12年的那条巷子口的满身金黄的银杏树的照片。

次日,周萌与特意挑了下班后的时间戴着鸭舌帽,穿着宽大的衬衫,下穿一条休闲牛仔裤来了公司,抱着她箱子来打包了。

周萌与是他们这个小组里最年轻老幺,再加上名字和长相也都配的上,笑起来脸颊处有两个酒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任是谁看了都会觉得想伸手揉一揉。

李广滑着椅子溜到周萌与的身边,“你真打算走?”

周萌与一边收拾东西,见李广还在加班,看着手里拿着的一盆薄荷,那是她来的第一天网购的薄荷,养了这么久,生命力盎然,薄荷盆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周萌与递给李广,“这盆薄荷给你,下次要泡水喝直接摘就行了,不用再偷偷摸摸了。”

李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下脑袋,笑着接过,道,“你都知道啊。”

周萌与看着盆栽上的清晰的掐痕,这实在是太明显了……

周萌与又说,“对它好点,别摘秃了。”

“不会不会……”李广笑,话音刚落,景然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

李广抱着薄荷溜的比谁都快,一边探着身子侧耳偷听。

景然和一言不发的看着周萌与在收拾东西,笔槽里的一个玩偶小狐狸掉了下来,周萌与眼疾手快的弯身捡起拽进手心,景然和分明看到那是一个颜色已经有些旧了的塑料摆件,一时有些恍神。

“周萌与,到我办公室来。”景然和没有多说,只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进了玻璃单独围着的办公室。

李广看着周萌与跟在景然和的身后,竟然生出点这两人怎么以前认识的感觉,不像上下级,倒像是闹矛盾的小情侣,再低头嗅一下那生长的茂盛的薄荷叶,果然提神醒脑。

周萌与放下箱子,拿着一封辞职信跟在景然和的身后,进了办公室,景然和按了下遥控按钮,百叶窗隔断了外面李广八卦的小眼神儿。

周萌与郑重的将辞职信放在景然和的桌上,“这是我的辞职信。”

景然和扫了一眼端正的摆在桌上的辞职信,开了口,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波澜,“你应该知道按照法律,辞职应当提前一个月提出。”

周萌与猛然抬起头,看向景然和,嘴巴一撅,差点就喊出了景然和的名字,等到对上景然和浅咖色的眸子时,那里澄净如水,毫无其他情绪,她瞬间清醒过来。

周萌与开口说道,“我有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景然和开口,继续问道,他也不急,像是一尊佛静静的坐着。

周萌与觉得景然和就是故意针对她,从他来了后,她的工作生活就没顺心过,果然两人天生犯冲。

“我妈走了。”

景然和没想到周萌与忽然这样说,一时有些错愕,他看着周萌与,她的眼里没有过多悲伤,仿佛就是在和他说今天吃了什么菜一样稀松平常。

周萌与继续道,“不知道这算不算特殊情况。”她的表情里有挑衅,有得意,似乎还有一闪而过的落寞。

“可以给你批丧假,丧假休完公司会研究你的辞职流程。”景然和拿起桌上周萌与的辞职信,不再看她。

周萌与走出门口时候,还听到景然和说,“今天旷工一天,会按照流程。”

周萌与走出大厦,心里把景然和骂了百八十遍,景然和可真的是万恶的资本主义,这一天的旷工也没给她落下。

                           

原创文章,作者:九天玄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canewave.com/books/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