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娇弱女配用巴掌让你呜呜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娇弱女配用巴掌让你呜呜哭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茉莉奶绿

简介:【毁天灭地女主X黑化反派大佬】“位面毁灭者”时涵再次玩崩了一个位面,被时空管理者戴上禁环。被迫换上萌新系统,改变凄惨女配的命运。你以为作天作地结束了?并没有!这次她把男主女主玩崩溃了,世界线崩的一塌糊涂。女配逆袭攻略男主?没意思。哪有把男主逼疯好玩?破产女配摇身一变成世界首富,逐出师门的骄纵小师妹逆袭成为魔神……

角色:

快穿:娇弱女配用巴掌让你呜呜哭

《快穿:娇弱女配用巴掌让你呜呜哭》第1章 给大佬拴上狗链免费阅读

“时涵……我错了……当初不该那么对你……求求你放过我……”

十方业火烈烈灼烧,方圆几百里地所有物品都化为齑粉,唯有男主苦苦支撑,业火吞噬了他引以为傲的面庞,吞噬了天赋卓绝的神脉仙骨。

“放过你?可他们却不会放过我呢。”

悦耳轻叹于耳边响起,黑裙少女缓缓行至火中,所到之处就连业火都退避三舍,她伸出白皙纤细的食指,隔空点在了男主的眉心处。

“砰!”

男主整个人犹如火焰一般炸裂开,零星的火花散落,如烟花般燃烧殆尽。

【警报警报!宿主做出十级危险举动,强行脱离位面中……】

……

看着大屏幕不出所料的再次炸裂,时空管理者气结大骂。

“时涵!这已经是你毁灭的第十个位面了!得了个位面毁灭者的名号你很得意是不是?每次都把位面搞崩溃才算完?”

时涵穿着黑裙,眉眼艳丽绝伦,她有一双漆黑如夜的黑眸,幽深的眸中无一人的倒影,认真注视别人的时候无端让人心底发寒。

“抢夺男主气运的任务,不死怎么算彻底抢夺呢?”

时空管理者震怒:“我们有硬性规定不能杀害剧情中人物,时涵你多次违规,有严重暴力倾向,所以组内统一决定,取消你的‘抢夺气运’资格,发配至普通任务处,你的积分清零,没收编号006的S级系统,从头做起!”

黑裙少女忽的轻笑一声,外头发出如恶魔般的低喃。

“那你们怎么确定,我到普通任务处就不会违禁了呢?”

时空管理者心底升起道道凉意,他气的冷笑道:“我们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一致决定给你套上禁环,封印99%的能力,到新位面和普通任务者无异。”

禁环是针对时空罪犯的镣铐,又被称之为狗链,戴上禁环,对无罪之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啪啪啪!”

时涵鼓掌,艳丽眉目笑容晏晏:“我才知道,原来管理者们竟然还有检察官的权利,能随意给普通人带狗链。”

时涵向来这样不给人情面。

她几乎不会受任何委屈,也不会记仇,因为有仇当场就报了。

管理者们脸色铁青,时涵这个女人,未免太过嚣张!

“时涵!你毁了十个位面,要是不戴禁环造成的损失由你一人负责!我们粗略估算价格,价值上百亿星币……”

老东西的话还没等说完,时涵笑着拿起身边的黑色盒子:“我又没说不戴,不过你们几个老东西,要是我戴了狗链你们还比不过我,那局里要你们何用呢?吃白饭吗?”

她不管气的要死的几个管理者,迈着优雅的步伐转身离开。

一步一步,走向位面穿梭入口,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位面传送开始……见习系统886为您服务……】

时涵面前一黑,眼前再次恢复光明的时候,已经进入了位面当中。

“时小姐,你家里濒临破产,如果你聪明些,乖乖和联姻对象结婚,现在还有救。”

“但你再这样出现在我面前,就没这么简单了。”

面容冷峻的黑衣男人站在她面前,把杯中的红酒,尽数浇在了时涵的身上。

他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手,随后转身离开。

对待时涵的态度,就像在对待一件垃圾,没有丝毫感情。

时涵眯了眯眼,等男人走后,这才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她身上穿了件洁白轻薄的纱裙,被红酒浇透,贴在皮肤上,露出来几分若隐若现的诱人风光,宴会中人的目光,也频频落在了她的身上。

端着酒杯的中年秃顶男人眯着小眼睛,色心大起,上前几步就要过去搭讪。

胸前被打湿的时涵,在声色犬马的宴会厅中宛如一只可怜无辜的小白兔,可以让人随意欺辱。

时涵毫不犹豫,快步走到宴会厅的洗手间里,进入最里面的隔间锁上门。

“系统,传输剧情。”

【是,剧情传输开始。】

这是一本名叫《绿茶成精后被病娇男主宠上天》的豪门婚恋文,讲述了绿茶女主茶萌萌和病娇男主谢凛之间的绝美爱情,原主就是给他们绝美爱情添堵的未婚妻白莲花女配。

在好闺蜜的怂恿下,原主时悦心数次讨好男主,打压女主,可这却成了男主和女主关系更进一步的催化剂,她也被男主退婚成了圈子里的笑柄。

不仅如此,男主丝毫不顾念旧情,出手打压原主家里,直至原主一家家破人亡这才罢手!

时悦心其实早就死了,她死在了质问男主的这个晚上,谢凛把红酒浇在了她的身上,离开后那些衣冠禽兽就对女主下了手,百般欺辱后,女孩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原主好惨啊……男女主说是绝美爱情,可实际上不就是小三上位吗?……】萌新系统886小声感叹。

与此同时,时涵看见面前升起了一道极浅的魂魄,她白裙飞舞,柔美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是啊,谢凛他不喜欢我,为何不早点和我说清楚解除婚约?”

“他自诩对茶萌萌一片深情,可我的情就不是情了吗?我有什么错?”

“不对……我是错了……我错在不该招惹谢凛,不该和他定下婚约……不该因为我一人的鲁莽害了全家人……”

女孩忽的怯生生上前,满眼哀求的看向时涵。

“求你……帮帮我……我想让我的父母和大哥平安快乐,不被我连累破产流浪……”

说来也怪,明明用着同一张脸,可时悦心就是柔弱可欺小白花,而时涵就是气定神闲云淡风轻的大佬气场,就连身上的脏污也无损她的通身气魄。

她雪白食指不耐的拨弄着天鹅颈上的黑色颈环,殷红薄唇流露出来几分冷色。

“那你呢?你自己的心愿呢?”

时悦心眼神怯怯的,忍不住往后飘了一步:“我……我没有什么心愿……只要你代替我好好的活着就行……”

“不想报仇?”

颈环就像牢牢地长在了脖子上,压根无法取出,不过细细的黑环越发衬的时涵肌肤白皙,脖颈纤细。

貌美绝色到让人睁不开眼。

不是皮相上的美貌,而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疏懒优雅,看的时悦心不由微微脸红。

“不……不用麻烦的……”

时涵轻嗤一声:“笨蛋废物,怪不得混的这么惨。”

她看着时悦心怯生生的小脸,打开水龙头懒洋洋的洗去了脖子上的红酒渍,晶莹水滴顺着肌肤滚落,落入一片醉人深渊。

“走,姐姐带你去收利息。”

                           

原创文章,作者:茉莉奶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canewave.com/books/4563.html